百威公司在张国华得到外观设计专利权以前即注

日期:2020-01-28编辑作者:皮革资讯

2016年4月11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2015年浙江法院十大知识产权保护案件,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绍兴县滨海飞翔化工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入选其中。判令飞翔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

齐鲁网4月24日讯 今天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18年山东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其中,“喜力”商标侵权案、“西门子”不正当竞争案等案件入选。

近年来,知识产权侵权成本过低导致的侵权行为屡禁不止,严重抑制了社会的创新活力。 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法定赔偿上限,探索建立对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对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并由侵权人承担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司法机关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惩治这类犯罪的“高压线”不断增压。 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额度 据了解,赔偿损失是目前知识产权侵权主要承担责任的形式,成本高、周期长、举证难、赔偿低,成为长期制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四大瓶颈”。 在知识产权维权中,“赢了官司,输了市场”的情况屡屡出现,不仅损害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利,也纵容了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发生。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刚刚发布一起知识产权审判典型案例,依法判决被告秀洁新兴建材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制造、销售的混凝土界面处理剂商品上使用“墙锢”字样,并赔偿原告美巢集团股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000万元。 据悉,这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建院以来,在商标民事侵权案件中作出的最高判赔金额。 大幅度提升侵权赔偿额度及诉讼合理支出,提升对侵权行为的震慑力度,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在进行的一项重要探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院以市场作为知识产权价值的最佳参照系,在立法框架内,用足用好司法措施,使侵权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相契合,充分考虑律师费等诉讼合理支出,加大侵权成本,使侵权人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通过依法加大对经济增长具有重大突破性带动作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核心技术和知名品牌的保护力度,使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相契合。 “墙锢”商标侵权案并非特例。在“蒙克雷尔”商标侵权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以商标法规定的法定赔偿额上限300万元确定赔偿数额;在“全民武侠”游戏著作权侵权案中,遵循先例裁判中的认定标准,对一审法院结合在案证据,判决被告赔偿150万元的做法依法予以支持。 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以前,全国法院专利侵权案件平均判赔额约为8万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说,2015年该院平均判赔额达到45万元,大幅提升了司法保护水平,有效发挥了司法对知识产权价值的认定和保护作用。 对恶意侵权施以惩罚性赔偿 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数额的同时,司法机关努力加大对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并由侵权人承担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今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建议,立法修改过程中引入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重复侵权、大规模侵权、以侵权为业等侵权恶意较为明显的侵权人,允许人民法院依照法定审判程序,除适用查明实际损失和侵权获利具体数额或者合理确定法定赔偿数额外,还可另行判决一定数额的惩罚性赔偿,有效制裁恶意侵权行为。 随后,深圳市在构建惩罚性赔偿机制方面作出突破性尝试,公开征求意见的《深圳经济特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若干规定》明确,对恶意侵犯知识产权的,法院可根据多种因素将赔偿数额提高至权利人实际所应得赔偿数额的两倍至三倍。 据介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也在探索加大对恶意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院审理“动态平衡阀”发明专利侵权案中,综合考虑被告经营规模、主观恶意、专利产品及被控侵权产品单价、行业利润等因素,突破专利法规定的100万元法定赔偿上限,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5万元。在远东水泥公司诉四方如钢公司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四方如钢公司在明知缺乏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对远东水泥公司恶意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致使远东水泥公司遭受律师费等经济损失,判决四方如钢公司对此予以赔偿。 探索建立完善知产保护制度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和《关于依法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工作实施意见》,提出要依法制裁知识产权违法犯罪,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颜茂昆解释说,两个意见要求适时发布司法解释和指导性案例,依法推进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加强品牌商誉保护,依法审理反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加大对链条式、产业化知识产权犯罪惩治力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院结合知识产权审判实际,适当降低举证难度,对满足法定要求的保全申请及时采取措施,灵活运用举证转移、举证妨害推定等证据规则,避免机械适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切实减轻当事人举证负担;建立知识产权案件诉讼证据挖掘制度,设置完善的程序和规则,赋予当事人披露相关事实和证据的义务,确保最大限度查明案件事实。 同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充分运用文书提出命令制度和举证妨碍制度,明确侵权行为人的文书提出义务和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强化实体和程序制裁,树立司法权威,破解赔偿数额计算难的问题。对于故意逾期举证、毁损证据、隐匿证据、抗拒证据保全、妨碍证人作证等举证妨害行为,依法给予程序和实体制裁。 在社会广泛关注的“中国好声音”商标侵权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根据申请,首次作出诉前行为保全裁定;在涉ATM机专利侵权案中,根据申请首次作出诉前证据保全裁定;在珠海政采公司诉国信公司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中,作出首例要求被告限期提交证据的民事裁定等。 记者了解到,通过推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司法机关升级了知识产权保护“高压线”,建起“安全网”,有力制裁了侵权行为,为社会创新营造出一个更加良好的环境氛围。

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系专利号为ZL99104477.1的分散偶氮染料混合物的发明专利权人。2014年7月14日,龙盛集团以绍兴县滨海飞翔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翔公司)生产和销售的分散液黑ECO染料产品的组分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为由诉至法院,请求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合理倍数作为赔偿额的计算依据,判令飞翔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

图片 1

侵权案件

  1. “喜力”商标侵权案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飞翔公司生产的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考虑到涉案专利产品在染料领域用途广泛,产量大,涉案专利价值较高,龙盛集团与多家专利许可使用单位的专利许可使用费均在500万元以上;龙盛集团在起诉半年以前已经向飞翔公司发出了侵权警告,飞翔公司主观过错明显;飞翔公司于2012年到2014年开具增值税发票载明的销售额逾7000万元等因素,于2015年4月2判决飞翔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龙盛集团经济损失500万元。一审判决后,飞翔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赔数额合理,遂于同年9月21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告:荷兰喜力酿酒厂有限公司

损害赔偿数额计算难一直是制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发展的瓶颈,绝大多数案件均以法定赔偿方式认定赔偿数额。司法实践中,由于原告提供的专利许可使用费证据缺乏关联证据佐证而鲜有被法院采信,故参照许可使用费合理倍数认定判赔额的案件也较为少见。

被告:张国华等

本案中,法院在许可使用费较为可信的前提下,结合涉案发明的创新高度、侵权人主观过错、涉案产品市场状况等因素,认定在有多名专利被许可人的情况下,确定专利侵权赔偿数额时,侵权人所支付的代价不应低于正常交易情境下的专利被许可人,否则无异于鼓励侵权。

喜力公司于2004年至2013年先后获准注册“喜力”、“Heineken”等文字、图形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张国华于2016年将与喜力公司商标近似的图案、文字作为啤酒商品的包装物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权。喜力公司认为,张国华在生产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过程中实施上述专利的行为侵害了其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张国华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并不得实施被诉外观设计。

法院最终全额支持了原告500万元的赔偿诉请,为专利许可使用费合理倍数的确定提供了有益的司法经验。同时,该案涉及染料领域核心技术,判决结果有力保护了技术创新,避免了恶性竞争,对整个染料行业产生了重要影响。

法院经审理认为,喜力公司在张国华取得外观设计专利权之前即注册取得了涉案商标权,涉案商标权构成合法在先权利,张国华的被诉侵权行为侵害了涉案商标权。法院判决张国华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并不得实施被诉外观设计。

本案系一起在商标侵权案件中判令停止实施外观设计的创新型裁判案件。在先权利人以被告取得并行使外观设计专利权损害其合法在先权利,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审查被告侵权的事实成立的,可以根据原告诉请和案件具体情况,判令被告停止实施被诉外观设计。本案的裁判,正确处理了在先商标权与在后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权利冲突,实质上对外观设计的行政授权行为进行了司法审查,充分发挥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主导作用。

  1. “妙妙”商标侵权案

原告:保定妙士乳业有限公司

被告:内蒙古蒙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等

妙士公司系第1415139号“妙妙”商标独占使用权人,该商标于2000年6月20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乳酸饮料等。蒙牛公司系第6428708号“妙妙”商标权人,该商标于2011年11月28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牛奶饮料等。2010年6月,蒙牛公司在官网上对其生产的妙妙奶系列商品进行了广告宣传,在妙妙奶商品图片中突出使用了“妙妙”字样,在线下实体店也对妙妙奶系列商品进行了多年的推广销售。妙士公司认为,蒙牛公司上述行为侵害了其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蒙牛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经查,2015年4月30日,蒙牛公司第6428708号“妙妙”商标在牛奶饮料等商品上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宣告无效,法院行政诉讼亦维持了上述裁定。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诉侵权妙妙奶商品与妙士公司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蒙牛公司在取得第6428708号“妙妙”注册商标之前和之后,在线上和线下对其生产的使用被诉侵权“妙妙”标识的妙妙奶商品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推广和销售。被诉侵权标识具有了极高的知名度,足以使相关公众将妙士公司使用其“妙妙”商标的商品误认为蒙牛公司商品,蒙牛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妙士公司商标权。关于赔偿数额,综合考虑蒙牛公司年报中的乳饮料收入情况、蒙牛公司的营销能力、生产销售时间和范围、妙士公司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蒙牛公司的侵权获利应不低于300万元。法院判决蒙牛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本案系一起正确认定反向混淆行为、加大损害赔偿力度的典型案件。反向混淆系一种特殊的商标侵权行为,其并非通常使相关公众将被诉侵权商品误认为权利人商品,而是将权利人商品误认为侵权人商品,这种混淆破坏了权利人注册商标的识别功能,实质性损害了权利人注册商标权。本案的裁判,对反向混淆行为的认定进行了有益的实践,并通过对侵权人的上市年报等证据予以采信,全额支持了权利人的赔偿诉求,有效保护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体现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司法导向。

3.“CK”商标侵权案

原告:美国卡尔文·克雷恩商标托管

被告:泉州市风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卡尔文公司系“ck”商标权人,其认为风尚公司在天猫商城、京东商城经营的网店宣传、生产、销售的服装上使用与“ck”商标近似标识的行为侵害了其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风尚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经查,支付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出具的风尚公司天猫旗舰店销售记录显示,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期间,风尚公司销售被诉侵权服装30050件,销售额25288375.9元。中国服装协会发布的服装百强企业销售利润率2014年为11.48%,2015为11.80%。

法院经审理认为,风尚公司侵权事实成立,应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关于赔偿数额,虽然风尚公司不认可支付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出具的风尚公司天猫旗舰店销售记录,但其并未提供相反证据推翻该销售记录,再结合服装企业利润率,考虑到风尚公司通过在天猫商城经营旗舰店以及通过分销商在多个网店分销的方式生产、销售侵权商品的侵权行为情节以及卡尔文公司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对于卡尔文公司主张判令风尚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300万元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本案系一起在法定赔偿限额内顶额全部支持权利人赔偿诉求的典型案件。本案中,法院以扎实的相关数据为基础,根据具体案情计算侵权获利,准确认定了赔偿数额。本案的裁判,合理运用了证据规则,尽可能实现侵权损害赔偿与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相协调,对破解“赔偿低”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4.“大嘴猴”商标侵权案

原告: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本文由9090.com-9090com皇冠贵宾会『Welcome』发布于皮革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威公司在张国华得到外观设计专利权以前即注

关键词:

亨斯迈在全球生产多种颜料和添加剂产品

美国亨斯迈公司(Huntsman)宣布其位于乔治亚州Augusta的颜料新工厂正式投产。该项目投资超过1.72亿美元,是公司在北美...

详细>>

主要排放废水单位情况音信公开

废水排气量6291吨/日;COD188.7吨/年;氨氮9.4吨/年;二氧化硫13.72吨/年;氮氧化学物理63.67mg/m3……明天,位于滨中国人...

详细>>

提出将开展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工作,的最后一部

千呼万唤始出来。 为泥土“刮毒疗伤”——《土壤污染预防整合治理行动安插》解读 针对大气、水、土壤污染难题,...

详细>>

这些企业的出口纺织品为何被退运

近日,绍兴检验检疫局柯桥办事处向柯桥纺织出口企业发出一份警示提醒:使用脂肪酸甲酯乙氧基化物FMEE和FMES做精炼...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