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4号卡塔尔(قطر‎和《重大事项进行文告》

日期:2020-04-25编辑作者:皮革资讯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人员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公告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此前,证券时报e公司刊发了《高升控股2亿元借贷纠纷未披露实控人家族疑陷资金困局》的报道,引发较大关注。报道次日,高升控股全天跌停。随后,深交所发函关注,要求高升控股对报道事宜进行解释说明。

羊城晚报记者 莫谨榕 实习生 缪嘉琪

特别提示:

高升控股公开披露的回复函避重就轻,对实控人韦氏家族的资金问题闭口不谈。高升控股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韦振宇,通过蓝鼎实业、宇驰瑞德控制公司29.77%的股份,但上市公司真正的掌舵者是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在明面上,韦俊康不持有韦氏家族任何旗下公司的股份,隐藏得很深很深,一般的监管措施也很难施加在其身上。

因被曝光陷入借贷纠纷而未披露,高升控股日前遭深交所问询。近日,高升控股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公司确有三笔债务共2.5亿元未披露。债务形成原因主要是公司关联方华嬉云游为建设双方合作的华嬉云游IDC项目而进行融资,实际用款人及实际还款责任人是华嬉云游。经与债权人协商,双方已达成和解意见,债权人同意撤回执行或起诉。

本次交易仍需交易双方进一步协商,能否最终达成一致并签署正式协议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受托管理上述数据中心所获取的收益分配,由双方根据与第三方用户的具体合作情况签署正式协议确定。敬请广大投资者关注公司公告,并注意投资风险。

韦氏家族的资金困局已经引发多方面问题,致使高升控股的公司治理及内控出现严重问题。此次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亦在董事会内部引发巨大争议,多名董事明确表示对相关事件毫不知情,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因“共同借款”成被告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上市公司")因筹划重大收购事项,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股票简称:高升控股,股票代码:000971)于2016年3月1日(星期二)开市起停牌,3月8日开市起继续停牌,并刊登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公告编号:2016-14号)和《重大事项进展公告》(公告编号:2016-15号)。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期实地探访了韦氏家族在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的数据中心项目、文化硅谷项目,亦采访了多名知情人士,了解到的情况不容乐观。一句话概括下来,韦氏家族存在高利贷、质押诉讼未披露、利用高升控股违规担保等问题,且可能已经挪用了上市公司账户资金,存在一步步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亟需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深交所的问询函重点要求高升股份及大股东全面核查,并详细说明是否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及企业借贷纠纷案件。此前,有报道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高升控股”发现,该公司及其大股东、实控人及个别董事等在3—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公司银行账户还曾因该等事项被冻结。

停牌期间,公司与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嬉云游")就在北京地区合作运营大型数据中心群落事宜的可行性和合作方式进行了洽谈,经谨慎论证,基于双方资源和优势互补的合作原则,交易双方决定先期采取通过委托经营/受托经营的方式合作运营,暂不考虑资产交易方式。由此,双方于2016年3月14日,签署了《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合作框架协议》,相关情况如下:

高利贷缠身

一、交易对方的基本情况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的报道,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实控人及个别董事等在3~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公司银行账户还曾因该等事项被冻结,但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收到问询函后,高盛控股自查后发现,公司涉及三笔债务,共2.5亿元。其中,赵从宾涉诉四笔总金额1亿元,熊斐伟涉诉两笔共计9999.99万元,嘉兴国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诉一笔5000万元。

公司名称: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在被执行人中,除了有高升控股,还有公司大股东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实际控制人韦振宇,韦氏家族实际控制的北京文化硅谷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下称文化硅谷运营),韦振宇的继母何欣、妻子辛维雅,高升控股董事、财务总监、代董秘张一文。

根据高升控股的表述,相关债务的形成主要涉及公司关联方华嬉云游。2016年3月,高升控股和华嬉云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华嬉云游IDC数据中心建成后由高升控股运营并享有收益。2017年底,华嬉云游IDC项目在建设中遇到资金困难,对外寻求短期临时融资。当时资方的出借条件是由高升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

公司简介:华嬉云游成立于2011年8月,其拥有北京地区稀缺土地及能源资源,在建数据中心项目地处京津冀一体化地域中心,具备独特区位优势。

高升控股在回复函中承认了相关债务的存在,本金共计2.5亿元。其中借赵从宾1亿元,借熊斐伟1亿元,借嘉兴国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00万元。高升控股的解释是共同借款,时任董事长(即实控人韦振宇)认为属公司经营行为,并非对外担保,数额未超过规定标准,因此没有严格履行内部审批程序和没有对外公告。

在借款时,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以协议确认借款的实际用款人及实际还款责任人是华嬉云游,由华嬉云游以数据中心评估价值41.39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向上市公司作出担保。同时,要求高升控股实际控制人韦振宇、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蓝鼎实业有限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

注册地址: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长沟大街17号

按照高升控股的解释,相关债务的借款主体是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嬉云游),后者IDC项目建设在2017年底遇到资金困难,对外寻求短期临时融资,当时资方的出借条件是由高升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高升控股此前曾公告,华嬉云游在股权关系上和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无关联,但韦氏家族为华嬉云游以借款、担保等形式提供了较大资金支持,应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和文化硅谷运营一样,虽无明面上的股权关系,华嬉云游亦由韦氏家族实际控制。

对于未对上述事项进行披露的原因,高升控股表示,上述借款属公司经营行为,数额未超过规定标准;并非上市公司对外担保,且已有保证不会造成上市公司利益的损失,因此没有严格履行相关的内部审批程序和没有对外公告。

法定代表人:柴晓红

2016年3月14日,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签订《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合作框架协议》,华嬉云游将其在北京市房山区建设的13栋数据中心机房委托给高升控股运营。然而,数据中心的建设并不顺利,这一合作迟迟未能真正开展。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期对数据中心项目进行了实地探访,主体工程早已完工,却长时间处于荒废状态。

已与债权人达成和解撤诉

注册资本:38,000万元

按照回复函说法,高升控股考虑到数据中心项目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和业绩有重大支撑作用,遂同意以共同借款的方式支持华嬉云游IDC项目的建设,实际用款人及实际还款责任人是华嬉云游,由华嬉云游以数据中心评估价值41.39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向上市公司作出担保,韦振宇、宇驰瑞德、蓝鼎实业等作为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

实际上,因为成为共同借款人而被推上被告席的上市公司并非只有高升控股一家。羊城晚报记者梳理发现,另一家上市公司*ST巴士今年也因为陷入借贷纠纷而多次“走上被告席”。在这些案件中,*ST巴士大都是以共同借款人或担保人的角色出现。

成立日期:2011年08月18日

高升控股认为自身有多重保护,包括华嬉云游估值超过40亿的土地作担保、大股东承诺督促华嬉云游偿还债务等,且金额较小、债权人撤回执行或起诉,因此未披露相关事项。但是,华嬉云游这三笔短期借贷的高昂利息令人咋舌。

一个让人意外的巧合是,高升控股和*ST巴士涉及的借贷纠纷中,债权人和原告都有一位叫“赵从宾”的自然人。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执行裁定书显示,与高升控股和*ST巴士产生借贷纠纷的自然人赵从宾均出生于1977年10月18日,住江西省南昌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经营范围: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演出除外);销售自行开发的商品房;物联网技术开发;承办展览展示;会议服务;摄影摄像服务;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投资管理;酒店管理;公园管理;投资管理咨询(中介除外);租赁玩具(仿真枪械除外)、文化体育用品(音像制品除外)、影视器材;房地产开发。(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

华嬉云游向熊斐伟借款本金1亿元,诉讼前后共计还款1.35亿元;华嬉云游向赵从宾借款本金1亿元,诉讼前还款4224万元,诉讼后以价值9000万元的房产清偿本金,且尚存小部分利息存在争议;华嬉云游向嘉兴国瀚借款本金5000万,已还本息合计5394万。

根据高升控股的公告,经华嬉云游和大股东出面与债权人协商,于4月28日达成和解意见,债权人同意撤回执行或起诉。

交易对方华嬉云游与本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不存在关联关系,与本公司也不存在关联关系,本次交易不属于关联交易,本次交易无需董事会批准,亦不属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

从2017年底借款,到资方4月底5月初撤回执行,时间尚不足半年,华嬉云游分别向熊斐伟、赵从宾支付利息超过3000万元,年化利率达到恐怖的70%左右。华嬉云游向嘉兴国瀚借款的年化利率超过15%。而我国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二、协议的主要内容

数据中心荒废

委托方: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7月26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韦氏家族在北京市房山区的项目北京文化硅谷(含数据中心)进行了实地探访。项目位于长沟镇,距离北京70公里左右,距离当地镇政府2公里左右,紧挨着中国房山世界地质公园博物馆。

受托方: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文化硅谷项目的最北边,13栋机房矗立,远远望去颇为壮观,此处即为高升控股在回复函中所说的华嬉云游IDC项目,双方曾在2016年签署框架协议。记者在现场看到,数据中心的建筑主体工程早已完工,但荒废已久。当前不时有人来参观,韦家在其中两栋安装的样品进行展示,似乎有意尽快出手。

(一)标的机房

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在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签署协议之时,房山数据中心即已主体完工,当前仍为这一状态。再早一些,高升控股(时名:蓝鼎控股)收购高升科技之时,交易对方亦看中了房山项目的潜力(规模大、位置优)。曾有人提议,由上市公司收购该项目以加快建设进度,但当时经营层认为此乃大股东家事,上市公司不好插手而作罢。

华嬉云游在北京建设的数据中心机房群落。现有13栋独栋机房楼,总建筑面积62,719平方米,设计规模可容纳8,034个机柜。

步行进入机房群落,有保安在和人聊天。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以买家身份与之交谈,保安透露,老韦不时会带人来参观,要想进入机房内,需要联系文化硅谷公司的领导王文昌。保安口中的老韦即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王文昌是当前在项目上的领导。

本文由9090.com-9090com皇冠贵宾会『Welcome』发布于皮革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2014-14号卡塔尔(قطر‎和《重大事项进行文告》

关键词:

9090.com本国纺品衣服出口额有所减少

2月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比上月下降了35.11%,其中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下降35.63%,服装及衣着附件类下降34.78%。卓创...

详细>>

桂林纺织行当围绕行业高档化、终端化、集约化

1-2月份,盐城市纺织产业延续去年四季度以来增长势头,实现较快增长,全行业累计实现开票销售88.56亿元,增长18...

详细>>

大力实施消费品质量的提升工程,要抓质量的提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质检总局要两手抓,抓好智能马...

详细>>

了解具体详情或有意明年参展,的厄瓜多尔当代

了解具体详情或有意明年参展,可访问XPOTEX官方网站: 厄瓜多尔外交部长观看第六届北京双年展 北京时间2015年10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