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reamers《戏梦巴黎》里的毛元素,回头再看

日期:2019-09-30编辑作者:产品新闻

Bernardo Bertolucci 走了,有点丧。只好,现在码字,从电影的窗口来想念他。

   每个人都曾幻想纯洁的看待一切然后疯狂的去做,一切事物都美不过无畏的年轻,所以人们不曾忍心责怪。(ps如果颜值很高的话)

Parisian 1960

本来,今年 8 月已经买好了去米兰的机票,但三言两语之下,还是跟另一边的朋友搞砸了整个计划,没有机会见到一直钟爱的导演。这一下,今后便不会再拥抱到。

图片 1

说起1960年代的法国,不得不让人想起50年前的五月€€€€一次“文化革命”,一次“丰衣足食的反叛”€€€€那是“全球造反”的1968年。美国的hippie和英国的mods,都是摇摆60年代的影子。而在欧洲大陆,“68一代”的巴黎年轻人则是更理想主义的一群:共产主义中国的革命是他们的指引。他们在游行的时候打出标语:VIVE LA CHINE ROUGE!

思来想去,排解忧愁的方式之一就是观影,那么,接下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让你与我再看一遍「戏梦巴黎」。

   我想如果巴黎的年轻人要疯狂那整个世界都疯了,电影以1986年法国学运为背景,贝托鲁奇导了一出浪漫、优雅、性感、又粗糙和深刻的好戏《戏梦巴黎》,这种时代背景下的年轻人通常比平和时代的年轻人更加的向往美好,也更加的敢想敢做敢于激烈。所以让故事恰好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The Dreamers《戏梦巴黎》里的毛元素

起这样的一个题目,源于 John Lennon 在《 Imagine 》中的一句歌词,「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崇尚自由的人很难不被电影中流动于巴黎空气中迷茫不安又浪漫激昂的理想主义所感染,眼前的一切不受现实沾染,不受尘埃玷污,无论年纪、阅历,人们可以满怀憧憬大谈政治与自由;更可以无拘无束地宅在房间里单纯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图片 2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K一样,对“五月风暴”的第一印象来自Bernardo Bertolucci导演的电影The Dreamers《戏梦巴黎》。

想念那个 1968 年,所有的事情连接在一起就是一场嬉戏€€€€「五月风暴」来袭,从一开始的学生运动延烧成了全国性的社会运动,瘫痪了整个法国,人们不再如 60 年代般地压抑与克制,而是逐渐学会用不同以往的眼光来看待工作、自然、死亡、性和异性。回头再看,这是一个解放妇女、同性恋运动的开始,让整个西方教育体系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也正是源于这一年,此后的我们才生活在了「后 60 年代的世界」。

  一对龙凤胎姐弟和一个美国小伙子,因为电影而相遇,趁父母因为政治原因出门而开始了同居生活。这对对生活过于理想化的姐弟,带着这个来自美国的小伙子马修开始了疯狂的巴黎之旅。

除了大尺度的3P、对新浪潮电影和“68一代”法国青年的致敬,电影给人印象最深的一定是带着红色贝雷帽、叼着香烟的Eva Green。这就是60年代,反叛而自由独立的巴黎女人最性感的姿态。

在唯美的取景构图之下,Bertolucci 用镜头告诉你€€€€「没有冒生命危险,就等同于没有意义」。即便一切都弥漫着躁动不安的时代焦虑,但在这对两男一女的身上,你关注到的却是年轻灵魂交汇于渴望自由与解放的理想国度,日日夜夜醉生梦死放浪形骸,电影是他们审视世界的窗口,纯洁又神秘,天真又无知,狂妄又自傲。作为观众,我不想只是作为局外人的身份来观赏这份年少轻狂,更多的则是期待着能够与之一起大把挥霍青春,捧着红酒天花乱坠地谈论着电影、哲学与诗歌;高谈阔论脑海中的愤怒、革命与反人道;不计后果放纵于性与爱的情感纠葛中,深深默念着人生浪漫可不止局限于爱情

图片 3

请输入副标题

相信我,这不是一部会让你堕落的电影。反之,这部电影会让你更清楚地了解曾经崇尚的片面「理想自由」是多么可笑€€€€以往的自己,煞有其事地聊着政治、理想,带着愤怒与叛逆争论到面红耳赤,甚至利用电影、生活方式来求同求异,与一切「非我族类」划清界限。而时过境迁,你却慢慢认可了「在你改变世界之前你必须意识到,你自己,都隶属于其中的一部分,你无法一昧的置身事外」的道理。

     第一个晚上马修就察觉到了这对兄妹之间不寻常的关系,之后故事走了向梦想和荒诞,对电影狂热的她们在这场运动中对执法人员歇斯底里的唾骂,就像对这个世界歇斯底里一样。她们在生活中随时随地的用这些电影做游戏,这让她们成为朋友,也让马修见到并参与她们不可思议的世界,三个人的世界开始变得微妙,在这场运动中她们似乎置于了一个与世界无关的梦境。

Beret 贝雷帽

电影中,屋内与屋外犹如一堵隔绝现实与幻境的高€€,生命因此转换型态的一处空间,从电影的光影明灭所窥视到的外界与众不同,三个人心有灵犀的模样羡煞旁人,一个暗示,一个动作,一个神色,心意相通的吐露着对电影的热爱,重现《城市之光》、《疤面煞星》、《法外之徒》等永存人心的经典电影片段,令人如痴如醉。

图片 4

从2016年春夏的Gucci、2017年秋冬的Dior到最新的Chanel,这几年复古的法式贝雷帽再一次成为了时尚icon们必备的单品。

而,关上大门后,巴黎被蒙上了华丽神秘的面纱,他们创造出自己的时间与运作方式,向内探彼此身体、心灵与性的未知,也体现了有些人一辈子都不见得有机会领悟的道理:有些「爱」没有绝对的方向性,也无法被定义。

   在躁动的青春里,少年们肆意横行的性欲就像胡乱抹在伊莎贝拉(女主)脸上的那一抹处女血一样炙热而浑浊。

Gucci S/S 2016 RTW

三人之间流动的情感在 Bertolucci 迷幻勾魂的绝美运镜里显得无比深邃,宛若走出旧时艺术作品的画面,性感脱俗而不沦为情色,可望而不可触及般纯粹。指尖一抹鲜嫩欲滴的红,再度让人暗暗心惊,眼前此对看似游戏人间、叛逆反骨的孪生兄妹,竟然自成一格真实活在一尘不染的伊甸园里,又竟然毫不犹豫为了一个排遣时间的游戏赌注而轻易点头。

图片 5

Christian Dior F/W 2017 RTW

愤世嫉俗与理想主义看似互相悖离却又相伏相倚,自由女神的头像成了玛丽莲梦露,目空一切的年轻人凭着满腔热血与憧憬抱负冲撞传统,青春如果有形状,1968 年的样貌最梦幻的莫过于导演挥洒于「戏梦巴黎」里的迷离、微妙、暧昧与疯狂。

这个伊甸园似的世界,这对于伊莎贝拉和里奥(男主)来说是纯洁的,伊莎贝拉在游戏中让里奥对着海报打飞机的时候,画面里没有一丝猥琐,如果不是受到惊吓的马修那张不可思议的脸,这个场景的气氛就如同小孩玩过家家一样平常。马修和伊莎贝拉第一次的时候里奥也只是在淡定的煎鸡蛋。

ChanelCruise 2019 Paris

其实很多时候,年轻的我们,反倒是骨子里住着一颗「老灵魂」,因为面对多种文化与思想强碰时,年长的人有多年经验所累积出来的定见,应付排山倒海的问题时也不会因此动摇,但反观年轻人,却还没有培养出自我调适的能力迎接这些冲击。然而,像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旁观者,并未学会将自己与真实的世界隔离,而是以运气较佳的幸存者角度看待战争与时事,凝视着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高谈阔论,没有意识到非黑即白的一体两面、利弊得失,因为过于着重自我而忽略了大时代的全貌。

图片 6

1835年,贝雷帽源自拉丁语“Birretum”的法语名字“Beret”第一次正式出现。这种扁平毡帽曾是地位低下的贫穷阶层的标配。直到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欧洲农民的黑色贝雷帽才和时尚结缘。艺术家、作家和诗人以此来表现着一种波西米亚风格的洒脱。而法国歌手€€dith Piaf和演员Arletty、Danielle Darrieux也不约而同地带起了黑色贝雷帽。30年代,Greta Garbo让“精致优雅”的黑色贝雷帽开始在好莱坞,乃至全世界风靡。

「戏梦巴黎」在我眼中,是一部献给年轻岁月与理想热情的一场美梦。

   就如马修所说她们就像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完完全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绝对的理想主义。但马修不同,他是被这两姐弟从现实世界里拉进来的。所以他会站在现实的角度思考这件事情,并试图把这两姐弟拉回现实,但这就如伊莎贝拉的回答一样,对她们来说太残忍了。

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得主、瑞典国宝级演员

「如果你够幸运,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它将永远跟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飨宴。」

图片 7

Greta Garbo

   马修曾经问过伊莎贝拉,如果她们之间的事情被她父母知道了她会怎么办,伊莎贝拉的回答是去死,从马修戏谑的笑里可以看出他对这个回答的态度。但后来在被发现之后伊莎贝拉真的这么做了,是窗口飞进来的石头救了她们。里奥和伊莎贝拉是两个完完全全的理想主义者,沉迷在自己创造出的美好里不肯醒来,所以她们所创造出来的美好一旦面临威胁她就准备用死来延续,打破窗户的那块石头来自学运的混战,这或许预示着绝对的理想主义必将走向灭亡。

Bonnie and Clyde《雌雄大盗》中的

图片 8

Faye Dunaway

  在那场混战里伊莎贝拉选择了和里奥向前冲,留下无措的马修,故事开始于这场运动也结束于此,马修这个角色是站在大部分观影者的角度看这件事情的,但是伊莎贝拉和里奥向他也向我们证明了理想主义的执着和生活方式。在那场混战里他们也许死了,也许活着,但不管他们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都是上帝赐予生命的自由。

战后的60年代,Faye Dunaway的重新演绎让贝雷帽再次成为了女人们挚爱的时尚单品。Bonnie and Clyde《雌雄大盗》中的造型并不是简单地复刻30年代,而是60年代独特的自由主义和叛逆精神下的复兴。当电影在巴黎首映,到处都是戴着贝雷帽的粉丝。贝雷帽每周的市场需求量甚至因此高达5000至12000件。电影上映一年之后€€€€1968年,法国流行文化的两位代表人物€€€€Serge Gainsbourg和Brigitte Bardot,共同出现在Bonnie and Clyde《雌雄大盗》的歌曲MV中。尽管两人的故事还是悲剧收尾,Serge Gainsbourg不久后和英国人Jane Birkin在一起,但Brigitte Bardot的又一次贝雷帽诠释却成为永恒的时尚经典。

图片 9

Serge Gainsbourg和Brigitte Bardot

    他们身上有很多那个时代文艺青年所追求和共有的东西,开放的思想、文艺电影、批判和怀疑的音乐,都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所以她们思想里的一些东西也代表着那个时代文青们的思想。

Serge Gainsbourg和Jane Birkin

本文由9090.com-9090com皇冠贵宾会『Welcome』发布于产品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The Dreamers《戏梦巴黎》里的毛元素,回头再看

关键词:

反映在创作之上就如打翻的调色盘,MOSCHINO 2018首

展示了一个以半成品为主题的成品系列 该系列由模特Teddy Quinlivan、Linda Helena Soares和SohyunJung演绎,她们置身于依照C...

详细>>

本期小编和大家聊聊色彩图案,本期小编和大家

本期我和豪门你一言笔者一语色彩图案~ 墙纸是房间里设计中常常选取的素材,它提需求墙面柔和的材料和细腻的图画...

详细>>

她跟玩偶一道玩耍,干货寻找

We have seen many dolls, of which the dolls are usually made of cotton,velvet, PV velvet and other materials, but there are also many dollsmade of othe...

详细>>

不契合城市和乡村规划、土地利用规划、行业布

为持续推进改善城市空气质量,武汉市环保局组织草拟了《武汉市“散乱污“企业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方案》,公开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