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近年最重要

日期:2020-03-26编辑作者:产品新闻

Sandy Schreier有只衣橱,其中的宝贝,足令时装爱好者们为之申请二次抵押贷款。

记者 | 陈奇锐

摘要:没有设计过一条引领潮流的裙子,也没有充当过著名设计师的灵感缪斯,如今已年纪八旬的Sandy Schreier成为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的致敬对象。

其中一件是Pierre Balmain于1957年设计的精美的丝绸雪纺晚礼服,另一件是同一时期出自Christian Dior之手的订制礼服,点缀着缎面球饰,非常适合迪士尼世界里的公主。一顶由五颜六色的蝴蝶节组成的硕大头饰乃是设计师Philip Treacy 2003年的作品,而装饰着貂皮和小花的紫色天鹅绒歪帽则是Jeanne Lanvin 1915年的杰作。

编辑 |

没有设计过一条引领潮流的裙子,也没有充当过著名设计师的灵感缪斯,如今已年纪八旬的Sandy Schreier成为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的致敬对象。

此外,她还拥有曾属于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的Valentino 套装,以及Twiggy在1967年为Vogue拍写真时穿过的银色Roberto Rojas迷你裙。

1

一场名为 In Pursuit of Fashion: The Sandy Schreier Collection的大展即将在今年11月揭幕,而它也被认为是明年Met Gala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50周年致敬主题的预热。

Schreier来自底特律,左邻右舍都是在底特律汽车工业繁盛时代发迹的富有家庭,比如福特、道奇和费尔斯通家族。她自幼便熟悉他们的衣着服饰,收到过他们的礼物,后来又通过遗产买卖不断收购。她积累的时装藏品数量之大,被公认为全美私人收藏之最。

没有设计过一条引领潮流的裙子,也没有充当过着名设计师的灵感缪斯,如今已年纪八旬的Sandy Schreier成为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的致敬对象。

作为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近年最重要的捐赠人之一,Sandy Schreier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更多的时候,人们只能从一些画面模糊的电视片段和零碎的杂志报道中拼贴出她的人生轨迹:一位低调的时装收藏者,拥有着超过15000件横跨百年的高级定制作品。

去年11月,Schreier许诺向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捐献165件藏品,其中的一部分于11月底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

一场名为 “In Pursuit of Fashion: The Sandy Schreier Collection”的大展即将在今年11月揭幕,而它也被认为是明年Met Gala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50周年致敬主题的预热。

从左到右分别为Madeleine & Madeleine、Cristóbal Balenciaga和Mariano Fortuny在上世纪20和30年代期间设计的高级定制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出生于底特律的Sandy Schreier将中大部分的人生都留在了那里。作为一位百货商店老板的女儿,Sandy Schreier从幼年时便开始接触到时装。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Sandy Schreier的百货店时光大都花费在了阅读时尚杂志和试穿店内服装上。

对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而言,与Schreier宝藏的相遇实为幸运。时装收藏曾经是冷门爱好。珍稀藏品大多在文物拍卖行出售,购买者则是少数富有的收藏家或鲜为人知的专业纺织或服饰博物馆。

作为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近年最重要的捐赠人之一,Sandy Schreier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更多的时候,人们只能从一些画面模糊的电视片段和零碎的杂志报道中拼贴出她的人生轨迹:一位低调的时装收藏者,拥有着超过15000件横跨百年的高级定制作品。

接受时尚启蒙的同时,Sandy Schreier也开始了她的收藏生涯。在一个时装仅仅被认为是展示社会地位的年代,许多百货店的客人购买的定制服装往往在舞会上登场一次后便烂在衣柜里发霉。当那些客人看到Sandy Schreier对时装展的热爱时,她们便选择将昂贵却早已隐退的定制华服赠送,认为这是一种整理衣橱的捷径。

不过,购买稀有藏品的竞争正在升温。如今,大都会博物馆面临的对手不仅有众多博物馆,还有获得风险投资支持的初创企业和阔绰的消费者。所有人都跃跃欲试地想要涉足时装收藏领域,此外,由于大量新网站和应用程序的出现,获取珍稀藏品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得多。

9090.com 1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凭借着最早积累的一批收藏,Sandy Schreier曾有过一段名人时光。作为沙宣的模特,Sandy Schreier参与了当时大西洋两岸影响最为深远的时尚变革之一,并与Mary Quant、Zandra Rhodes。被誉为超模鼻祖的Twiggy就曾将她在著名摄影师Richard Avedon作品中出镜的一条迷你裙作为礼物,赠送给Sandy Schreier。

“我们常常为一件藏品与私人收藏者展开竞争,”服装学院的助理院长Jessica Regan说。

从左到右分别为Madeleine & Madeleine、Cristóbal Balenciaga和Mariano Fortuny在上世纪20和30年代期间设计的高级定制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Sandy Schreier(右) 图片来源:smithsonianmag而这也正是Sandy Schreier收藏的特别之处,大多数的高级定制服饰来自于她人的捐赠,尤其是社会名流。从她开始收藏生涯再到六十年代的摇摆伦敦,社会的快速变迁并没有改变人们对时装的轻浮刻板印象。当Sandy Schreier的收藏爱好在电台采访中被传播时,许多人依然觉得高级定制送给她是一个丢弃废弃物的好办法。

据彭博社从有约5000家拍卖行入驻的电子平台Invaluable收集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时装收藏品的价格飙升了400%。一件Raf Simons的迷彩飞行员夹克在2001年的售价为几千美元,现在则高达4.2万美元。在上个月的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来自Margiela的、估值为4000欧元的灰色羊毛外套最终以3.25万欧元的价格成交。

出生于底特律的Sandy Schreier将中大部分的人生都留在了那里。作为一位百货商店老板的女儿,Sandy Schreier从幼年时便开始接触到时装。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Sandy Schreier的百货店时光大都花费在了阅读时尚杂志和试穿店内服装上。

即便拥有了如此之多的珍贵高级定制收藏,Sandy Schreier却几乎没有将它们穿在身上过。作为一位时装爱好者,她更多的时候选择将衣服收在盒子里珍藏起来。

此外,虽然想跻身时装收藏家之列仍需大量现金,但前景已今非昔比。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时装可以像艺术品或古董那样被收藏和展示,由此便刺激了博物馆和严肃收藏家的需求。

接受时尚启蒙的同时,Sandy Schreier也开始了她的收藏生涯。在一个时装仅仅被认为是展示社会地位的年代,许多百货店的客人购买的定制服装往往在舞会上登场一次后便烂在衣柜里发霉。当那些客人看到Sandy Schreier对时装展的热爱时,她们便选择将昂贵却早已隐退的定制华服赠送,认为这是一种整理衣橱的捷径。

但作为一位没有雄厚家族信托基金的收藏家,已经八旬的Sandy Schreier近年也不得不开始思考如何处理庞大的收藏。拍卖时最差的选择之一,Sandy Schreier认为买家最终只会让这些衣服在红毯昙花一现后,便再次扔入衣橱不管。

Vogue的Hamish Bowles、Daphne Guinness等著名时装收藏家,如今有了大批年轻的同行。现年29岁的David Casavant从13岁开始接触时装收藏,用继承来的钱在eBay上淘选二手时装,现已拥有大量藏品,向他租借时装的人中不乏Solange、Lorde、Kim Kardashian、Travis Scott等社会名流。据他介绍,Raf Simons和Helmut Lang的作品、Tom Ford为Gucci设计的作品、Hedi Slimane为Dior设计的作品以及Yves Saint Laurent的作品都受到人们的热捧。新兴市场地区的新富阶层热衷于购买古董充实自己的衣橱,也出得起价。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凭借着最早积累的一批收藏,Sandy Schreier曾有过一段名人时光。作为沙宣的模特,Sandy Schreier参与了当时大西洋两岸影响最为深远的时尚变革之一,并与Mary Quant、Zandra Rhodes。被誉为“超模鼻祖”的Twiggy就曾将她在着名摄影师Richard Avedon作品中出镜的一条迷你裙作为礼物,赠送给Sandy Schreier。

Madeleine Vionnet在1931年春夏设计裙装 图片来源:VOGUE

“有很多年轻人非常喜欢收集时装,他们甚至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有自己的私人群组。我觉得这要归功于Kayne或Pharrell这些人。几十年前,名人们从来不穿‘旧衣服’,但Kanye真的喜欢古董,从那以后就越来越流行,”Casavant说。

9090.com 2

Karl Lagerfeld为Chloé 1984年春夏设计的服装 图片来源:VOGUE

伦敦著名的奢侈古董行William Vintage的首席执行官Marie Blanchet认为,时装界也开始复古。

Sandy Schreier 图片来源:smithsonianmag

Jean Desses于1953年秋冬系列中的晚装长裙 图片来源:VOGUE虽然此前Sandy Schreier已经与卢浮宫等艺术机构有过合作,但两位来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部门的策展人—Harold Koda和Andrew Bolton—的到来,才最终促进了她的捐赠选择。早在2012年Met Gala的;Schiaparelli and Prada: Impossible Conversations.;

她表示,“老旧的藏品现在的确很流行”,尤其是在Z一代人中。

而这也正是Sandy Schreier收藏的特别之处,大多数的高级定制服饰来自于她人的捐赠,尤其是社会名流。从她开始收藏生涯再到六十年代的“摇摆伦敦”,社会的快速变迁并没有改变人们对时装的轻浮刻板印象。当Sandy Schreier的收藏爱好在电台采访中被传播时,许多人依然觉得高级定制送给她是一个“丢弃废弃物”的好办法。

大展时,Sandy Schreier就已与博物馆有过合作,而她和Harold Koda更是相识已久。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她说到,当二人前来为大展挑选展品时,来自他们的支持和鼓励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收藏对于展现伟大创造力的意义,这也直接驱动了她的多达165套的高级定制服饰的捐赠行动。

行业竞争者

即便拥有了如此之多的珍贵高级定制收藏,Sandy Schreier却几乎没有将它们穿在身上过。作为一位时装爱好者,她更多的时候选择将衣服收在盒子里珍藏起来。

9090.com,Yves Saint Laurent为Dior 1952年春夏系列设计的服饰 图片来源:VOGUE

据Blanchet介绍,目前最受收藏者和博物馆欢迎的是John Galliano的作品、Christian Dior为Saint Laurent设计的作品、Givenchy的作品、Tom Ford为Gucci设计的作品,以及来自Cristobal Balenciaga和Gabrielle Chanel的作品。

但作为一位没有雄厚家族信托基金的收藏家,已经八旬的Sandy Schreier近年也不得不开始思考如何处理庞大的收藏。拍卖时最差的选择之一,Sandy Schreier认为买家最终只会让这些衣服在红毯昙花一现后,便再次扔入衣橱不管。

一件创作于1925–28之间的晚装,设计师不详 图片来源:VOGUE在的11月个人展中,其中的80套华服便将会预先与公众见面。虽然展出数量只有捐赠的一半,但其对法国和美国时尚过去一个世纪的完整呈现在近年来却不多见,尤其是当它们均出自一位个人收藏家。当被问到将会穿什么出席大展的揭幕式时,Sandy Schreier直言将要把这当成一次重要的结婚典礼来对待。

本文由9090.com-9090com皇冠贵宾会『Welcome』发布于产品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作为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近年最重要

关键词:

9090.com全新的SKP-S空间坐落于香岛大望路的佳兆业

这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大一间 Pop-Up (快闪店)——整个商场,连同其中入驻的所有品牌,都参与到一场大胆的实验当中...

详细>>

就曾引发这两个集团意图成为下一个美国版LVMH的

乘胜全球最大奢华品集团LVMH与美利哥浮华珠宝品牌Tiffany以162亿港币的价位中标联姻,富华品寡头之间再次引发收购大...

详细>>

双方对手Jordan与Dior也在本周最终确定了双方合作

记得几周前,大家都还在嘲弄Jordan与闻名浮华品牌雅诗兰黛联合具名推出的节制1000双、报价二零零零刀的AirJordan 1,...

详细>>

以日出东方为代表的参加股份快手等网络有名气

若无法再造薇娅、李佳琦,那把他们的带货量拆解一下呢? FX168财经 把超头部主播的1000万忠粉分配到200个微网红身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