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岳付给殷浩的订鞋款,的鞋商殷浩(化名卡塔尔

日期:2020-03-12编辑作者:产品新闻

通常情况下,“期鞋”由卖家从国外进货,运输到国内有十天到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差。殷浩提出的期限是三个月,时间之长曾让秦岳怀疑殷浩的供货能力,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相信殷浩资金充实。即便殷浩没有发货,只要能赔付违约款,自己也能从中赚取差价。在秦岳看来,炒鞋说白了就是一种投资,“有几个人是真的要这个鞋。只要他有钱,我就不怕。”

随后,更多资金进入,鞋的价格被抬高,但最终,在到达某一高点时,资本会获利离场,鞋子价格一落千丈,最后接盘的人蒙受损失。

这个外号,来源于他的朋友圈。他曾在朋友圈内晒出十亿存款照片,以及银行手机客户端里,每天流水上百万的视频。

诸如此类的行为,让秦岳和其他炒鞋客户相信,殷浩资本雄厚,是个不差钱的富二代。

此前央视报道曾详细介绍,买家在平台上购买球鞋后通过寄存,就可以实现再次出售,完成鞋不过手的交易,通过寄存+速达的闪购方式,实现多次频繁交易,变成了证券交易的金融化操作。购买者买到鞋后,可以选择不发货、收货,而是直接挂在平台上售卖,通过操作一夜可涨跌数千元。

炒鞋,逐渐成为资本游戏,到这样一个阶段,球鞋实际就脱离了“穿”的功能,更像是一个金融产品或者一场“赌博”。

在此期间,秦岳曾见过殷浩两次,对方开着豪车,穿着价值十多万的鞋子,戴着三四十万元的手表。殷浩曾带他出入高档会所,开价格8800元的红酒。酒吧里,服务人员都称呼他“殷公子”。

由于资金出现问题,殷浩只能不断吸引新的客户。新客户交钱订鞋后,他再拿这笔钱赔付此前的违约款,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保持经营能力。

今年七八月,炒鞋圈频繁出事。10月14日,一则道歉声明在成都鞋圈大热,一位小有名气的“97后”鞋商因为炒鞋,导致资金链断裂,欠下千万贷款,在消失三个月后,他发出了道歉公告,说:“我是饼干,我是一个犯了错的年轻人。”

疯狂炒鞋圈

此案的受害群体,以95后为主。23岁的安杰(化名)是受害者中的一员,他从大三时开始炒鞋。安杰在殷浩处订购期鞋时,正处于2019年的春季。他预想着夏季即将来临,“椰子”球鞋清凉舒适,爱好者众多,价格必定上涨,于是订购了32双。当时,殷浩放货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

在此期间,秦岳曾见过殷浩两次,对方开着豪车,穿着价值十多万的鞋子,戴着三四十万元的手表。殷浩曾带他出入高档会所,开价格8800元的红酒。酒吧里,服务人员都称呼他“殷公子”。

这个外号,来源于他的朋友圈。他曾在朋友圈内晒出十亿存款照片,以及银行手机客户端里,每天流水上百万的视频。

■ 专家观点

伴随炒鞋圈的疯狂,类似的骗局也随之出现。

实际上,殷浩没有稳定货源,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他更像是在炒鞋行业里赌一把。如果到了期限,鞋价下跌,他便可以从中赚取差价。比如说,一双鞋子订购价是一万元,三个月后,价格下跌到六千元,届时,殷浩只需赔付对方5400元,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从中赚取4600元。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曾在新京报发布评论文章提到,最初,炒鞋是篮球迷购买喜欢的球星的同款球鞋,球鞋收藏也只在小范围的球圈里发展。后来,在明星、鞋厂饥饿营销等的推动下,这个现象向更多人群扩散。有些人自己抢不到厂家发售的鞋子,就会高价向黄牛买,转卖、投机由此产生。

实际上,殷浩没有稳定货源,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他更像是在炒鞋行业里赌一把。如果到了期限,鞋价下跌,他便可以从中赚取差价。比如说,一双鞋子订购价是一万元,三个月后,价格下跌到六千元,届时,殷浩只需赔付对方5400元,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从中赚取4600元。

银行发声提醒机构警惕炒鞋

杨燕认为,球鞋交易规模较小,在缺失监管的情况下,易被资本轻易操控价格,且市场上假货、次品泛滥,交易双方也难于鉴定真假、评定质量,这使得球鞋的“证券化”基本只是追逐外形,不过是投机套利的工具罢了。这种易被庄家或玩家操纵的交易市场,本质上就是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旦价格泡沫被戳破,当这些大资本、庄家收割韭菜的时候,结局必是一地鸡毛。

2019年,炒鞋在国内盛行时,“殷十亿”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

“比如,一双球鞋目前的价格是两千元,三个月后,市面上球鞋交易平台的价格已经涨到一万元,殷浩要么给鞋,要么每双鞋赔九千元。”民警魏彪解释说。

炒鞋,逐渐成为资本游戏,到这样一个阶段,球鞋实际就脱离了“穿”的功能,更像是一个金融产品或者一场“赌博”。

刘远举提到,有国外知名球鞋“倒爷”分享自己的炒鞋经历,他在Yeezy750Boost发售时,通过各个渠道买来一共127双鞋子。随着鞋子价格被炒高,高价卖出,两天内获利22.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0万元。

炒鞋,逐渐成为资本游戏,到这样一个阶段,球鞋实际就脱离了“穿”的功能,更像是一个金融产品或者一场“赌博”。

营造假象实则“圈钱”

疯狂炒鞋圈

杨燕主任提出,炒鞋风潮背后有它的形成机制:在品牌的运作下,一级市场造成商品的稀缺感;诸如“毒APP”,“nice”等平台的撮合下,二级市场的价格竞争,这些稀缺商品的价格又被进一步推高;在价格波动中,引来一部分炒鞋玩家参与进来。

实际上,殷浩没有稳定货源,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他更像是在炒鞋行业里赌一把。如果到了期限,鞋价下跌,他便可以从中赚取差价。比如说,一双鞋子订购价是一万元,三个月后,价格下跌到六千元,届时,殷浩只需赔付对方5400元,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从中赚取4600元。

秦岳自嘲,27岁的他已经是炒鞋圈的大龄鞋贩,更多的炒鞋者是“95后”的年轻人,其中多数是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一旦上游鞋商出现问题,学生难以承受炒鞋失败的后果。他印象最深的是,微信好友中一名大学生休学炒鞋,起初时常发朋友圈“大学生休学创业怎么看”,过了两个月,被骗两百多万后,发朋友圈说,“大家别逼我了,我不想活了。”

存款十亿,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各种豪车轮换开,银行交易流水每天都在上百万,酒吧里用四瓶价值8800元的香槟洗手。在炒鞋者秦岳眼里,号称“殷十亿”的鞋商殷浩,是一个不差钱的富二代。

炒鞋圈的鞋商“殷十亿”

原标题:疯狂炒鞋圈:鞋贩伪造十亿存款半年圈钱六百万

近年来,炒鞋风潮盛行,以炒鞋为名的骗局也愈演愈烈。此案案发后,秦岳才发现,炒鞋是一条不归路,“可怕的不是下一秒会不会变成被割的‘韭菜’,而是在鱼龙混杂的炒鞋圈里,自己会不会沦为诈骗案的受害者。”

截至目前,各个球鞋转卖平台,已将“闪购”、K线图、涨跌幅、预售券等功能陆续下架。

办案民警魏彪,是第一次接触大金额的炒鞋诈骗案件。经调查,警方发现,殷浩根本不是富二代,2018年底,因为没有工作,殷浩便跟着母亲做服装生意,在网上售卖潮牌高仿服装。接触到限量版潮鞋后,他加入到炒鞋行业,开始在微信上买卖期鞋。

炒鞋圈的鞋商“殷十亿”

炒鞋市场的乱象引发监管部门关注。10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下发简报,提醒机构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简报将炒鞋平台定义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

连同他在内,被骗者一共达到三十多人。今年八月份,几名受害者向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警方报案后,殷浩因涉嫌诈骗被抓。案发时,殷浩所欠的鞋款高达六百多万元,早已无力赔付。

截至目前,各个球鞋转卖平台,已将“闪购”、K线图、涨跌幅、预售券等功能陆续下架。

除去个人判断,炒鞋群体参考市场行情,多通过各类球鞋转卖平台上的数据,他们可以直观地看到球鞋的涨幅和销量,由此作为积蓄囤货或者抛售的决策参考。目前,国内已经存在nice、毒、有货、斗牛等多家互联网球鞋转卖平台。以“毒”平台为例,每双球鞋的销售页面上,会出现“最近购买”,能看到这款球鞋此前的销售量和销售价格,点击购买,也会显示同款鞋不同鞋码的不同价格。

民警审讯“殷十亿”“殷十亿”造假的存款证明 “殷十亿”的炫富图片“殷十亿”在朋友圈发布的球鞋照片

由于资金出现问题,殷浩只能不断吸引新的客户。新客户交钱订鞋后,他再拿这笔钱赔付此前的违约款,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保持经营能力。

但今年以来,限量版球鞋的价格一直上涨,殷浩便一直亏损。民警统计,从今年三月份到八月份,殷浩售出的鞋子,一双至少要赔付五六千元以上。

为了在微信虚拟空间吸引更多买家,除了炫富制造有钱的假象外,殷浩还会在发布“期鞋”清单后,邀请好友点赞,并随机抽取点赞用户,发送千元红包。

刘远举提到,类似炒鞋的行为并不罕见。普洱茶、名贵中药材、名酒、核桃、藏獒,甚至大葱、蒜都曾被“炒”过。但与以往的炒作不同的是,炒鞋被迅速地互联网化、被金融化了。

2019年三四月份,出于对殷浩的信任,秦岳向殷浩支付一百多万元,用于订购“期鞋”。殷浩承诺,他有海外进货渠道,收到货款后,三个月可以交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通常情况下,“期鞋”由卖家从国外进货,运输到国内有十天到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差。殷浩提出的期限是三个月,时间之长曾让秦岳怀疑殷浩的供货能力,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相信殷浩资金充实。即便殷浩没有发货,只要能赔付违约款,自己也能从中赚取差价。在秦岳看来,炒鞋说白了就是一种投资,“有几个人是真的要这个鞋。只要他有钱,我就不怕。”

炒鞋,指的是购鞋者通过转卖球鞋赚取差价。秦岳本以为,他能通过“富商”殷浩拿到充足的货源,并从中赚取丰厚的利润,但他没想到,“殷十亿”这个名号,只不过是殷浩自我包装的假象,殷浩根本没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

2019年,炒鞋在国内盛行时,“殷十亿”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

在秦岳眼里,“资本雄厚”的殷浩不会出问题。直到三个月期满,秦岳傻眼了,殷浩既没能力发货,也无法赔付鞋款。殷浩最初的本金,不过两三万元,除了高档消费是真实挥霍外,豪车都是租的,那些十亿存款的照片和每天百万的银行流水视频,都是他在网络上找人做的假照片和假视频。造假,为的就是营造有资本的假象,不断吸引买家从他这里付款订鞋。

杨燕认为,球鞋交易规模较小,在缺失监管的情况下,易被资本轻易操控价格,且市场上假货、次品泛滥,交易双方也难于鉴定真假、评定质量,这使得球鞋的“证券化”基本只是追逐外形,不过是投机套利的工具罢了。这种易被庄家或玩家操纵的交易市场,本质上就是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旦价格泡沫被戳破,当这些大资本、庄家收割韭菜的时候,结局必是一地鸡毛。

2018年末,27岁的秦岳加入炒鞋圈。今年三四月份,秦岳在一家买卖闲置物品的平台上出售限量版球鞋时,认识了殷浩。在他眼里,殷浩所做的事“很疯狂”,常常成为圈内的新闻。一家球鞋买卖平台,挂出售价99999元的限量版球鞋,殷浩一次性拍下十双,支付近百万元;在几十人的客户微信群里,殷浩连续发两万元的红包;发布球鞋清单时,殷浩会随机抽取点赞的人,并发两千元红包。

炒鞋,指的是购鞋者通过转卖球鞋赚取差价。秦岳本以为,他能通过“富商”殷浩拿到充足的货源,并从中赚取丰厚的利润,但他没想到,“殷十亿”这个名号,只不过是殷浩自我包装的假象,殷浩根本没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也没有能力赔付违约款。

2019年三四月份,出于对殷浩的信任,秦岳向殷浩支付一百多万元,用于订购“期鞋”。殷浩承诺,他有海外进货渠道,收到货款后,三个月可以交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殷浩相信,鞋价肯定会跌,那时候他就能赚到钱,把亏空补上。但民警魏彪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民警魏彪提到,发展到最后,殷浩吸引的客户的数量逐渐减少,这些客户支付的订货款,远远不够支付前期客户违约款,拆了东墙,也无法补西墙。到案发时,很多客户把违约款降到鞋款时价的五折,甚至本金的七折,也无法实现。

2018年末,27岁的秦岳加入炒鞋圈。今年三四月份,秦岳在一家买卖闲置物品的平台上出售限量版球鞋时,认识了殷浩。在他眼里,殷浩所做的事“很疯狂”,常常成为圈内的新闻。一家球鞋买卖平台,挂出售价99999元的限量版球鞋,殷浩一次性拍下十双,支付近百万元;在几十人的客户微信群里,殷浩连续发两万元的红包;发布球鞋清单时,殷浩会随机抽取点赞的人,并发两千元红包。

此前央视报道曾详细介绍,买家在平台上购买球鞋后通过寄存,就可以实现再次出售,完成鞋不过手的交易,通过寄存+速达的闪购方式,实现多次频繁交易,变成了证券交易的金融化操作。购买者买到鞋后,可以选择不发货、收货,而是直接挂在平台上售卖,通过操作一夜可涨跌数千元。

2019年上旬,“nice”平台推出的“闪购”模式,将炒鞋市场推向高潮。秦岳介绍,所谓“闪购”,是指将球鞋寄放在平台仓库处,用户在平台上可以只交易所有权而非实物,这让炒鞋者在平台上即时买卖球鞋成为可能。

基于对“殷十亿”的信任,今年三四月份,秦岳一次性向殷浩支付了一百多万元的订货款,用于购买“期鞋”。双方约定,殷浩需要在收款三个月后发货,否则将按照鞋款时价的九折给予赔付。

本文由9090.com-9090com皇冠贵宾会『Welcome』发布于产品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秦岳付给殷浩的订鞋款,的鞋商殷浩(化名卡塔尔

关键词:

开拓中国内衣市场对品牌而言是极其自然的事,

二〇一五年全球内衣市集范围预计将高达4500亿日元左右,复合增长速度6.5%。中夏族民共和国内衣商场层面包车型地铁...

详细>>

体育品牌在童装市场切走一大块蛋糕,韩国衣恋

2019年是运动服装再次爆发的一年,安踏成为市值最高的服装企业,李宁凭借国潮强势回归……在服装行业整体“遇冷...

详细>>

刮胡刀品牌中12%是D2C,CEO全网声讨

Outer是营造于华沙的设计员户外家具牌子,主打付加物设计感,易用性甚至环境保养性。因为付加物的特殊性,线下的...

详细>>

中国上海€€€€天猫好像从不讳言未来,正是

Drew Elliott自身也说了,他的确策划了过去十年中最关键的一对盛行文化形象。 正文小编:Aijing Wang 她还真不是在吹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