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谢的只是岁月——读《鲜花手术》

2019年04月05日 10:07 16级医美2班 刘聪 点击:[]

我一直都非常喜欢毕淑敏的书,他的书总能有那么一股魔力勾动着我的灵魂,《鲜花手术》这本书让我感动而震撼。这是一部有着鲜血般艳丽和不锈钢器械样冷凝的作品。鲜花只是香氛和背景,白色才是真谛。女主角是一名白衣天使,他的一双手做过很多次手术,她珍惜那些白色手术单下卧着的女子,爱她们滴血丛生的躯体,爱她们百孔千疮的灵魂。她尊崇白色,在她的眼里白色是有灵魂的颜色,白色在不同的季节里有不同的味道,我原本对白色的认识就只是纯洁而干净,读完这部作品,发现原来白色也可以这么美。

这本书的故事情节很简单,并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震撼往往蕴含在简单之中,读后让人百感交集,心中升腾起各种情愫,很复杂很矛盾,但又无法评判对错,应该还是不应该,但―他就那样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文中有提到关于柳子函与游蓝达到艾滋病的临终救济所看望艾滋病人露西,他们与艾滋女士交流的话语让我深受触动。“凡是临终的病人,大家都会提前把他们安置到某个单独的地方,让死亡这件事情对他们的影响降至最低。艾滋病人的死亡通常不是猝不及防的,它是缓慢而有秩序的,这种病也有他慈悲的一面,当然,意外总是有的,好在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对这一天都有所准备。”听起来很合理,但又那么的冷血无情不是吗?我不禁联想到现实问题:艾滋病一直是人类医学社会的一大难题,而艾滋病患者在如今的社会生活中多多少少受到不公平对待,而对于安置艾滋病的医疗所更是少之又少,人们对未知事物往往存在着恐惧和害怕的心理,但这不能成为他们受到歧视和抛弃的借口。在一个家庭里,如果丈夫患了艾滋病,多数妻子不离不弃,砸锅卖铁为丈夫治疗;如果妻子患了艾滋病,则经常遭受到家庭的离弃,因此艾滋病妇女不但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还常常要受到因此带来的恐惧、社会和家庭歧视以及贫困等巨大的来自各方面的心理压力。这个社会大家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同种性,没有什么平不平等之说。

我一直很羡慕黄莺儿和柳子函的友情,希翼自己也拥有那么美好的友谊,那是比亲情、爱情更上一层楼的感情。整本书每一个字都在阐述他们的友情,也许大家会觉得柳子函一直活在记忆里,一直对黄莺儿停留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其实并不是这样。人凡年轻的时候,荷尔蒙都是汹涌澎湃的,从远古到现在概莫如此。这是生命得以延续的物质保证,它神奇而难以克制。然而,在这一切之上之外,还有时代。万物的发生自有其道理,人是不可能脱离时代而独立穴居的,于是便有了连接和规则。在评价黄莺儿时,柳子函是这样说的“其实黄莺儿很傻,在早春的时候挥霍了一生的果实,直接进入了天寒地冻,你没有资格这样说她。生命是有漩涡的,漩涡能形成无底黑洞……”而她自己对于好朋友的了无音讯的心情则是这样的:“我给你讲这个故事,为的是把自己从往事中拯救出来,只有在说的时候我才能回忆和忘却。我已经不年轻了,隐藏的悲伤就像越来越高的胆固醇粘附在我的血管里,让情感之路凹凸不平,却没想到这种情感从狭窄的通道蜿蜒而出,在异国他乡复活……”大家这一生能遇到一个像柳子函这样的知己,那是得多么的幸福啊!

书看完了,意犹未尽。结局带着悬念,给读者无限遐想,总觉得还有第二部。或许,很多故事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过程,大家大可不必特意地去追求结局,也许故事的过程本身才是最美丽的果实。有时候,读一本书就是与编辑进行一场心灵沟通,生命与爱,激情与旋律,友谊与本能交织成斑斓的丝毯,柔软而炫目。人生终究是值得珍重的,凋谢的只是岁月。

 

上一条:先生之风,不知其尽也——读《朝花夕拾》 下一条:成功,从靠谱开始——读《马克思靠谱》

关闭